29488.com聚贤堂论坛,今晚六彩现场开奖结果,历史图库tk,跑狗图pg888,44799九龙高手,397888.com,www.665558.com
主页 > 44799九龙高手 > 文章列表

月上重火结局 183以后的

发布日期:2019-11-20 23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那个人依旧坐在樱花树下,即便只剩下了树的残骸。他虽然坐在轮椅上,但长发垂落,背影一如以往美得不像真实。他像从出生就坐在那里一般,会一直在那里等待,等上一世。

  雪芝拿着几件衣服,一步步走向他,没有出声。她知道,他感觉到她来了.只是脸都没有侧一下。

  他在这里坐了将近八年,被她关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。她一直认为自己对他够好了。在以为他是上官透的时候,她无微不至地照顾他。在知道他不是上官透的时候,她同样将他留在这里,时常和他说话。

  只是这样轻微的动作,雪芝的泪便像是决堤的洪水,直直往外涌。她一下跪在他的面前,紧紧地抱住他的腿:“穆远哥……”

  “我对不起你。”雪芝呜咽着,眼泪很快浸湿了他的衣裳。她摘下了他头上的孔雀翎,用别的衣服盖住他那一身白衣——她知道,穆远从来不穿白衣。她曾经问过他原因,他的解释是,白衣的男子给人感觉温和又儒雅,作为重火宫的大护法,万万不能给人这样的印象。不然,很多事都会难办甚至办不成。

  那时候雪芝还小,只是撑着下巴,有些无趣地瘪瘪嘴.开始幻想上官透一身白衣风度翩翩的模样。

  她回想起无数个与他缠绵的夜晚,口中一直呼唤着的,却是上官透的名字。在听说上官透死了以后,她甚至还逼问他,那样冷酷地对他。

  “你打我,狠狠打我一领!”雪芝抓着他的手,往自己的脸上抽。他却用力摇头,身子往后靠。

  “你不打也可以,我自己来!”雪芝狠狠地在自己脸上甩了几个耳光。声音响彻夜空,她的脸很快红肿起来。

  穆远一直摇头,喉间发出暗哑的声音,不住咳嗽。雪芝抬头看着他,他眼中露出了极为忧伤的神色——或许是在失去了一切表达能力之后,他才会这样真实。

  “你不打我,我这辈子都不会好过。”雪芝直接在他面前跪下,“或者,我一直跪在这里,一直陪着你。”

 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多话的人。这一刻,他却有很多的话想要对她说。一些当他能对她说时,吝啬又羞于说出口的话。

  雪芝小的时候靴子曾经卡在那个缝隙里,然后摔倒。摔得满腿都是血她没有哭,可是靴子拔不出来却急哭了。后来整个重火宫的人都被她的哭声引来,林宇凰连忙拽着她的胳膊提着她出来,说真给他丢人。雪芝却跟他大打一架,还耀武扬威地说她赢了。

  那时候的雪芝小小的,穆远也比她高不了多少。可是看着小雪芝,小穆远还是不敢靠过去——她一直都是那么凶,同时那么耀眼,那么可爱,不是他能碰触的。

  从那以后,雪芝不再那么胡闹,却依然令他不敢接近——只要一靠近她,他的心就会跳得很快,也越来越不敢和她多说话。

  记忆中的雪芝一直是一个脾气不好但是爱笑的姑娘,一直都是小小的,顶着两个冲天炮横冲直撞的小女孩。

  他无法说服自己,这个在自己面前伤心流泪的美丽女子,是他发誓要保护好的小雪芝。

  他想说,我一直在努力着想要让你开心。一直一直在努力。雪芝,笑一笑,我并不值得你哭泣。

  雪芝抬头,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奉紫。奉紫走过来,推着穆远的轮椅便想离开。雪芝连忙拦住她,用发红的双眼看着她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还有什么意思?”奉紫冷笑道,“你把他当成什么人,对他做过什么事,自己还记得吗?”

  “我知道,所以我才……”说到此处,雪芝再也说不下去了。她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。她甚至不知道穆远想要什么。

  “我才想要弥补。”雪芝握住穆远的手,“以后我会用自己所有的时间去照顾他。”

  “你需要用自己所有时间照顾的人太多,你要弥补的也太多,你兼顾得来吗?况且,你知道穆远想要你的陪伴吗,你认为他喜欢你还是喜欢我?他会选谁你知道吗?”

  从来没见过奉紫这样尖锐的模样。雪芝一下接不过话来,只低头道:“这个,问他不就知道了吗。”

  “你想让奉紫照顾你可以,我也可以一起的啊。”雪芝扶住他的肩,像是在努力让他信服自己,“我们俩可以一起照顾你的,这样不好吗?”

  “姐姐,在经过那样的事以后,你还要他不讨厌你?”奉紫轻叹一口气,拨开她的一手,推着穆远离开,“我们走了。”

  “穆远哥!”雪芝上前一步,用袖子擦拭着眼角的泪水,“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,现在不想看到我。但我一定会来看你,等你消气了,就回重火宫好不好?”

  漫天的星斗化作晶莹的光,荡漾在重火宫的碧波中。空气寂凉,风中充满着枯叶潮湿的气味,如同一个梦游的人,在黑夜中孤单地飘摇。

  雪芝站在夜空下。泪水风千后化作一片片小刀,残酷地割伤她的皮肤。而她只是茫然地看着极远的地方。

  很快,有一双手从身后将她抱住。她没有挣扎。那臂膀加重了力道,紧紧地搂住她。

  “芝儿,不要难过了。”上官透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“外面很冷,回屋休息好吗。”

  “你现在很得意是吧。”雪芝轻轻笑着,自嘲道,“我把他当成你,把他打扮成你的样子,在知道他不是你的时候就对他那么糟糕。你很得意,是吗?”

  “是我错怪你了。”上官透将她转过来,轻柔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,“如果知道你一直想着我,我是绝对不会那样对你的……对不起。”

  他依然是那么英俊,只是比以前白暂了许多?每次当她注视着那双玻琅色的瞳孔,便会忍不住沉沦?她从来都是这样迷恋他。导致七年来,一直在犯着无可挽回的错误。

  从他和奉紫一直偷偷跟着她,回到重火宫以后,他的心便一直在下沉.曾经在雪芝的窗台上插樱花而被冒充穆远的夏轻眉发现,逃走时非常匆促,他不种留意过其他的东西。

  例如雪芝房外,被换下的,满地枯萎的樱花枝叶:还有她房内,挂得高高的寒魄杖:还有她宽阔的大床上时刻空着的位置,以及她睡觉时紧紧楼住他的枕头……

  他复出江湖这么久,没有人告诉他雪芝改嫁是他出事五年后的事:也没有人告诉他,雪芝之前一直不知道他死了:更没有人告诉他,雪芝和这个连他看了都感到毛骨悚然的人同行同住五年,只因她以为这个人是上官透……

  此时,知道在雪芝得知这人是穆远的情况下,上官透应该安慰她而不是只考虑自己的事,可他再无法忍耐。他无法用任何方式表达自己的震惊和后悔。他只能用力地抱紧她,亲吻她,恨不得将她揉碎在怀中。

  “不,我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。”雪芝一边后退,一边摇头,“我不能。我不想看到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,你觉得负了穆远,所以不愿意和我在一起。可是事到如今,我己经不能离开你。”上官透苦笑着,“我会等你,直到你愿意回到我身边。”他转身走了两步,她在后面说:“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和你在一起。”

  奉紫带着穆远离开的当晚,穆远便咳嗽不止,最后还咳了血。大半夜的,她又找不到任何大夫,只有推着穆远在一家客栈留宿。第二天清晨,她便找了马车,带着穆远赶到长安。

  在客栈房间外静候了半个时辰,大夫才出来,对她简单说了几句话,然后摇摇头。

  几日后,林宇凰赶回重火宫给巫莲扫墓.他每年都有无数的理由去探望重莲:雪芝生日,奉紫生日,相识纪念日,第一次吵架纪念日,第一次送礼纪念日,闹脾气最厉害的纪念日,第一次分手纪念日……

  他上了香,放上了几个水果,还有重莲最喜欢喝的粥,微笑道:“莲,你离开我们己经十七年了,我也成了一把老骨头。当初你担心奉紫身体不好,还认为我不是个合格的爹,竟舍得把女儿丢给轩凤哥养,还忽悠我这么多年。这事轩凤哥要不告诉我,大概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吧。你老实告诉我,奉紫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看她对雪芝越来越恶劣的态度我大概可以猜出几分。芝丫头最近心情也不好,有机会再告诉她好了。”

  “虽然方式和我们想的不大一样.但是女儿们现在很幸福,孙子也很好。你也可以安心了。你妹子我也有好好照顾,不过我可从来没有背叛过你哦。”他拍拍墓碑,忽然狡黯一笑,“看我这身子好得不得了,估计一二十年内还死不了,所以你别指望我会来陪你。”

  林宇凰的手指抚过墓碑,在“重莲”二字上抚摸了很久:“不过,我会一直等着大美人的。”说罢在上面轻轻一吻,“好好休息,林二爷我过两天抱孙子过来看你。”

  他站起来走了几步,像是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道:“不过孙子个子冲得好快,再几年都抱不动喽。”

  正逢初春,桃李争艳。赶上庙会的时节,这座城即便入了夜,也一如既往的繁荣热闹。有顽皮的孩子跑过,撞散了枝头上的桂花。红白相间的花瓣儿纷纷扬扬落下,飘在桥下的流水中。一艘艘游船画舫划过,宾客们在船头饮宴,仅留下浅浅的涟漪。

  海浪一般的人潮涌入德桥挤,几个公子哥儿正在花下饮酒作对;年轻的姑娘们面如桃花,手里拿着香喷喷的桂花糕:一群父母带着孩子围在一起.看杨家将和牛郎织女的的皮影戏;桥梁下,数对情人点着纸灯笼,含情脉脉地望着对方……

  然而,与这个热闹而欢腾的气氛十分不合的,是街边蹲着从大到小三个人。这三人并排蹲着,均撑着下巴,双目无神地遥望远方。他们身后放着竹篓子,维面装了满满的像蔬菜一样的东西。而三人面前均摆着摊子,摊上摆着菜渣子的样品。摊旁挂着巨大的红色牌匾,纸上是歪歪扭扭的毛笔字:小黄鸟药铺。

  很显然.这家小黄鸟药铺生意惨淡,无人问津。店主也就是小黄鸟一脸愁容.转头看了看右边的雪芝。雪芝回避他的视线,又转头看了看右边的重适。

  她好不容易有机会从重火宫跑出来,把事情交给海棠打理,怎么可以不尽情做自己想做的事?

  “那,芝儿能不能亲笔题字,二爹爹不想让自己的字这样毫无保留地暴露在……”

  林宇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他原本以为雪芝己经忘记了小时候的奇怪癖好,谁知她居然在当了宫主后丢下重火宫不管,拽着一老一小云游四海当药草商人。

  重适终于受不了了,横眼雪芝,对林宇凰道:“外公,我们出来有十五六日了吧,草药卖出去有十五六根吗?”

  雪芝哼了一声,仰头道:“我卖的药数量不多,但卖出去的可都是极品。先是当归,然后是鹿茸.再是人参……”

  重适道:“当归卖给了司徒叔叔.鹿茸卖给了红袖姑姑,人参卖给了曾祖母……”

  这时,一群身穿白衣,手持细剑的人往前走着。带头的人居然是林轩凤,林奉紫还有奉紫的丈夫蔡诚。原来灵剑山庄的人也来了。雪芝一下激动起来,高呼道:“林叔叔!奉紫!”

  那三人一起回过头,看向雪芝,看到雪芝这个样子,奉紫并不吃惊。倒是林轩凤一脸错得地盯着林宇凰,还有他身旁的“小黄鸟药铺”牌匾。片刻过后,他明白了,只意味深长地拍拍林宇凰的肩:“养女儿,就是要宠的、这话可是你说的。”

  雪芝没心思搭理他,只是握住奉紫的手,笑得格外欢畅:“这可是赶庙会,怎么穿得跟截孝的一样?真少见你穿一身白。”

  见奉紫在掏银子.雪芝反而觉得不好意思,忙阻止她道:“我开玩笑的。穆远哥最近怎么样了?。

  这话一说出口,奉紫和蔡诚的脸色都微微一变。可是很快,奉紫便反挥住雪芝的手,笑得很温柔:“他很好。还让我转告你,他不再生你的气了,让你不要挂念他。”

  “真的?”雪芝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,“太好了,我卖完药就去看他——不,我明天再去吧。他现在在灵剑山庄?”

  “别,别了。”奉紫忙道,“他是不生气了,可没说要原谅你。他叫你耐心等着,等到有一天原谅你了,你才能去见他。”

  “放心。他过得很好,我相信你们定会有和好的一天.”奉紫在看了雪芝的笑容后,有些不忍地侧过头,轻轻闭上眼.

  雪芝原本心情很好,却在听见林轩凤和林宇凰的对话之后闷起来:“宇凰,适儿长得未免太像他爹了一些。

  “武功不论像谁,将来都会足个奇才.不过.上官透这小子真是越发厉害了,现在我走在哪都能听到他的名字。前几日他回了一趟洛阳,你不知道造成了多大轰动。几乎整个城的人都出去了。”

  “他才不是我的夫婿。”雪芝一边整理草药,一边沉闷道.“我早被他休了,我们早完了。”

  谁知道她这样认真地说话,却换来了林轩凤一句“年轻夫妻都这样,一吵架就别扭得不行”。

  重适也不高兴了:“娘你撒谎!爹爹命那么多人来为他说好话,让你原谅他,你都不理睬,还在外面乱说话。你不要再欺负爹爹了!”

  与此同时,一只点满蜡烛、插满箭的小草船从桥下缓缓驶出。船尾挂着一面白旗,上面写着四个大字:卓不群号。此时这面白旗正迎风飘扬。这船并没有船桨,有两个在兵器铺打杂的小厮拼命用双脚刨水,奋力地推动船缓缓前进,以达到将要与对面华美画舫擦身而过的效果。

  船头站着一名身穿拖地长袍,头戴黄金帽的伟岸男子.伟岸男子手中持着一把比脸盆还大的羽毛巨扇,在徐徐微风中,朝着被金甲完全包裹住的脸颊扇风.从缝隙中露出的两撇胡子有规律地随风飞起。他双眼眺望着远处的秃山,目光中充满憧憬,说话的声音犹如朗诵宏伟诗篇一般:“昭君夫人终将要流芳百世。”

  不少赶往庙会的人都不禁停下来,看着这只小小的草船,琢磨这草船上的箭和蜡烛是什么意思。而这个伟岸的男子目空一切,眼中似乎只有极远处的秃山。他一直在说话,却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:“诸位一定好奇我的身份,但我水远也不会说。”

  两个童子正在拼命扑火。片刻过后,金甲将军嗅嗅鼻子,转身微笑道:“春天的味道。”

  仲涛和裘红袖站在仙山英州的门口,蹙眉看着燃烧的草船。仲涛一脸疑问:“这么重的烧焦味,我都闻到了,这船的主人闻不到吗?”

  雪芝这边却没一个人留意到河面上的动静,雪芝只是撑着下巴,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草药。好不容易有时间远离江湖纷争,可以轻松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,自己却一直开心不起来。

  谁知道,抬眼便看见一个个子高高的男了正陪着一个漂亮姑娘挑选刺绣。那姑娘用指尖碰触着做工精美的桃花刺绣,对男子微微一笑,男子的眼中载满了宠溺和柔情。

  雪芝立刻在他头上打了一拳,冷哼一声没出息的小鬼。可是收了手以后,自己心情也很复杂。她后悔自己选了这么个地方卖草药。

  岸边的绿叶中,千百朵粉白的桂花探出个头,在喧嚷的夜中明明赫赫,如火如茶,傲然盛放着。春风像是调皮的猫儿,轻柔地拨弄着花瓣。花瓣纷纷落下,像下了一场茫茫大雪,落了雪芝满头。

  谁知垂目的时候,她看见一双雪白的靴子。再一抬头,一枝绽放的寒樱便出现在她的视线中。

  雪芝像是从未见过樱花一样,双目直直凝望着花瓣。其实她不是惊讶于这花枝,而是非常胆怯,不敢抬头看说话之人.回头看看林宇凰,他的眼中早己露出了毫不惧怕的嘲意。再看四周,街上很多人都停下脚步,留下他们注视的日光。

  那人却柔声说道:“在下复姓上官,长安人士,目前暂住在对岸的仙山英州,不知可否请姑娘过去小坐片刻?”

  见雪芝没有反应,一只戴着白玉扳指的手拾起草药,那声音竟变得有些不怀好意:“还是说,要我把这些都买了,芝儿才肯赏脸说几句话?”

  桂花七里飘香,两岸垂柳玉楼,金缕红袖。画舫依旧安静地躺在河面,在轻软夜风中,喧嚣街道旁,悄悄前行。眼前的人正摘下脸上的樱花面具,她又一次看见那双琥珀色的眼。

下一篇:没有了